• 景点
  • 酒店
  • 旅行社
  • 美食
  • 旅游大数据

首页 > 资讯

深港交流合作

时间:2012-05-23 来源:

香港回归以来,深港合作迈入崭新阶段。图为雄伟的西部通道深港大桥。

深圳市委政策研究室(改革办)

  
        深圳与香港山水相连、人文相通、生活相关、经济相融,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共同谱写了两地合作的精彩历史。1980年,深圳特区应运而生,充分发挥改革开放“试验田”和“窗口”作用,两地合作自然更加密切。特别是香港回归以来,深港合作迈入崭新阶段,呈现了携手发展、共同繁荣的可喜局面。1997至2012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走过了15年辉煌历程,深港合作也渐入佳境,取得了丰硕成果。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总结深港合作的宝贵经验,对于提升香港与内地的合作水平,巩固“一国两制”的实践成果,促进祖国统一大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一、十五年来深港合作的发展历程

        深圳肩负探索改革开放、促进香港顺利回归、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重大使命,自觉把深港合作变成学习香港、服务香港和共同发展的过程。1979年改革开放以后到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是深港两地合作的“探索期”。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香港加工业陆续进入深圳,创办大量“三来一补”企业。进入90年代,金融业、高新技术产业开始成为合作的新方向。1997年香港回归之后,深港开始了全方位、多领域、深层次合作。2003年6月国家出台支持香港发展的《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打开了两地全面合作的大门。2004年6月,深港两地政府签署了《关于加强深港合作的备忘录》,2007年5月又签署了《“深港创新圈”合作协议》。2009年1月,国家公布《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提出要开发建设前海,打造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香港回归祖国15年来的深港合作可以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一)从1997年到2002年是深港合作的“加速期”。

  1997年香港回归后,深港合作呈现升温加速的明显趋势。一是合作领域迅速扩大,从回归前集中在贸易和投资领域转入涵盖科技创新、旅游服务和口岸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广泛合作。港资开始大量投资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项目,为深圳电子信息产业的领先发展打下了基础。1999年,深圳市与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建立深港产学研基地。旅游合作迅猛增长,2002年深圳组团港澳游26万人,比回归前增长达一倍。二是从回归前的民间合作转为政府民间多元合作。新成立的香港特区政府重视对深合作,呈现了民间政府多元合作新局面。1999年6月,深港两地旅游协会签署了《深港两地旅游合作计划书》。2003年7月和9月,深圳副市长与香港经发局局长两次会面,决定建立两地旅游业合作的沟通协调机制。

  (二)从2003年到2008年是深港合作的“拓展期”。

  2003年6月29日,《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在香港签署,深港合作各项事宜在政府引导下全面拓展。一是深港两地政府开始密切合作,重大合作协议不断出台。2004年6月,《深港两地政府合作备忘录》及经贸、旅游协会、投资推广、法律服务、科技交流、旅游部门、工业、高新区合作等八个协议签署,口岸管理合作、西部通道等跨境基础设施建设、河套地区开发、深港创新圈等事关深港合作的重大问题提上了政府议事日程。二是CEPA的实施推动了服务业合作突飞猛进。港资批发及零售企业、货代企业、银行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开始进入深圳,仅2004年深圳新设立港资服务企业840个,合同引进港资7.8亿美元,实际引进港资3.43亿美元,分别占所在指标总额的43%、46%和32%。三是科技合作取得突破性进展。2007年5月两地签署《“深港创新圈”合作协议》,全面统筹深港科技交流合作,大力推动两地科研机构和高校之间互动,促进科研成果商品化,显著提高了两地自主创新能力。

  (三)从2009年到2012年是深港合作的“提升期”。

  深港两地政府合作更富成效,合作质量和层次不断提升。一是深港合作开始纳入国家战略。2009年1月,国家发改委公布《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同年5月,国务院审批通过《深圳市综合配套改革总体方案》,明确要求深圳与香港功能互补、错位发展,推动形成全球性物流中心、贸易中心、创新中心和国际文化创意中心。2010年4月,《粤港合作框架协议》签署,粤港合作上升到国家战略。二是前海合作区开放开发迅速推进。深港政府签署了相关合作协议,建立了部市联席会议的基本架构,制定了类似香港法定机构的管理办法,招商引资工作进展迅速,目前119个项目明确了投资意向,投资额近800亿元,汇丰、恒生银行等一批香港机构准备进驻,推动了创新金融、现代物流、信息服务和科技服务合作。三是规划、教育、医疗等方面合作取得重要突破。两地在规划编制方面紧密对接,深圳在《城市总体规划(2010- 2020)》中确定了建设与香港共同发展的国际性金融、贸易、航运中心的目标。近两年来,由香港地铁公司管理运营的深圳地铁四号线开通运行,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园建设项目启动前期工作,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投入试运行。

  二、十五年来深港合作的显著特点

  深港合作是在“一国两制”前提下互惠双赢的新型区域合作。15年来,深港合作在摸索中不断创新、提高和加强,合作的主体、范围、深度和层次发生了深刻转变。

  (一)由“民”向“官”转变。从合作主体看,两地合作经历了从民间为主向民间和政府共同推动的转变。早期的深港合作以民间和企业为主要动力来源,围绕完全由市场主导的香港经济进行运作,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自发性和盲动性。自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后,在“一国”体制下,两地政府接触增多、沟通加强,签署了一系列重要协议,在组织、推动和深化两地实现全方位、深层次合作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二)由“点”向“面”转变。从合作范围看,两地合作经历了从具体项目合作向全方位、战略性合作的转变。香港回归初期,两地合作主要集中在加工贸易上,“三来一补”仍是港资企业的主流,金融、科技、旅游产业的合作有了初步发展。2004年1月开始,进行了服务业的全面合作,开展了会计、法律、规划设计、保险等专业服务领域合作。伴随经济合作的开展,两地合作进一步拓展到教育、文化、医疗、社会管理、警务管理等方面。

  (三)由“浅”到“深”转变。从合作深度来看,深圳由注重引进香港产业、与香港共建跨境基础设施逐步转为重视引进香港的发展理念、管理模式和做事规则,两地合作经历了从有形的发展合作转向制度规则对接的纵深推进过程。近年来,深圳大量借鉴香港经验和香港模式,在成立企业、行政许可、人才引进、跨境交易、履约、结算等方面与香港紧密对接,主动向国际上通行的规则和标准靠拢,在许多方面形成了与香港相互适应的习惯和做法,显著减少了两地经济社会交流中深层次差异。特别是在前海开发中,深圳全方位借鉴香港法定机构管理模式,学习香港商事登记制度,营造接近香港的“软”环境,努力将前海打造成深港深度合作的最新样板。

  (四)由“低”向“高”转变。从合作层次来看,深港合作在产业层次、发展目标等方面经历了一个逐步升级的过程。回归初期,香港对深投资主要集中在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业领域,近年来逐步转向电子信息、软件等高新技术产业和物流、金融、咨询等高端服务业领域,为深圳产业升级作出了积极贡献。伴随深港经济实力和产业结构持续提升,15年来,国家出台一系列政策,两地签署多个合作协议,一定程度上将深港合作上升为国家战略。深港合作的目标也逐步提升,共建高能级、高水平的国际化大都市初步成为了深港合作发展的共同目标。

  三、十五年来深港合作的丰硕成果

  15年来,中央领导对深港合作给予了巨大关怀,在邓小平同志倡导的“一国两制”伟大理论指引下,正确把握深港合作的方向,不失时机对深港合作作出重要指示。江泽民同志在香港回归时,要求深圳在保持香港繁荣稳定方面起促进作用。胡锦涛总书记多次强调,继续加强内地与香港在多个领域的交流和合作,促进香港与祖国内地共同发展。温家宝总理指出,中央将对深港合作给予支持,推动两地合作向纵深发展,增加自由度。汪洋书记要求全面深化深港合作,加快推进深港经济一体化,推动深港在教育、文化、卫生等领域的全面融合。深圳始终牢记特区使命,认真贯彻中央关于香港工作的方针政策,秉持“向香港学习、为香港服务”的理念,积极推动与香港的全面合作。15年来,深港合作取得了丰硕成果,有力提升了两地经济社会发展,经济趋向融合,生活趋向同城,文化趋向和谐,大大造福了两地人民,为祖国改革开放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成功践行“一国两制”伟大方针。一方面,深港合作促进了香港与祖国大陆的沟通与融合。深圳是香港了解内地的窗口、通往内地的桥梁。回归以来,香港同胞通过深圳积极参与各项经济合作和文化交流,切身体会内地经济社会日新月异的变化,增强了对祖国的归属感和认同感;另一方面,深港合作保持了两地的制度差异。在密切经济社会交往中,双方相互尊重制度、文化的差异性,“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得到有效体现。“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港人的生活方式没有改变。深港合作的成功实践,证明了社会性质并不构成两地合作的制度障碍,“一国两制”恰恰成为深港取长补短、互利互惠的政策前提和有效策略。

  (二)维护了香港的繁荣稳定。深圳积极承接和配合香港产业外溢发展,为香港发展服务业腾出空间,降低了香港综合营商成本,有效增强了国际竞争实力,很大程度上保证了香港的繁荣。深圳长期为香港供水、供电、供气和提供鲜活食品等生活必需品,开展了口岸、交通等方面基础性合作,为香港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深圳大力协助香港拓展大陆市场,形成香港-深圳-内地“三点一线”的战略格局,助推香港经济增长开辟了广阔空间。深圳积极贯彻国家支持香港的政策,率先实施CEPA和“自由行”等政策,协助香港成功抗击亚洲金融风暴、“非典”、禽流感和全球经济性危机的挑战,使香港经济发展更加稳定、更具活力。现在“东方之珠”依然璀璨,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的地位更加稳固。2009年美国《时代》杂志提出了“纽伦港”的新概念,将香港的国际经济中心地位提高到与纽约、伦敦并列的高度。2011年香港本地生产总值19507亿元,贸易总额12211亿元,访港旅客4193万人次,均比回归前大幅增长;2010年金融业增加值2620亿港元,比1997年增长近一倍;2012年4月证券市场市值20万亿港元,相当于1997年6月的近五倍。

  (三)加快了深圳经济特区的改革开放。深港合作是深圳学习香港、服务香港和提升自身发展水平的过程,推动了深圳改革开放,提升了自主创新水平,实现了经济快速增长。香港市场经济的理念、管理模式和规范做法为深圳改革开放提供了有益借鉴,促进深圳在全国率先建立比较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深港通过整合两地科技资源,一批香港企业在深圳参与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形成连接两地的创新链、产业链,有效提升深圳的自主创新能力,深圳发明专利授权量居全国大中城市第一位。港资的积极参与持续推动了深圳经济发展。15年间,港商大量到深圳投资建厂,港资占深圳外资比重多年高达50%以上,两地贸易从1997年123.3亿美元增长到2011年1423.4亿美元,增长超过10倍。2011年深圳GDP超过1.1万亿元,居全国大中城市第四位,出口总额连续19年保持全国第一。

  (四)树立了粤港澳合作典范。《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对新时期粤港澳合作作了全面谋划。深港合作作为粤港澳合作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有力促进了珠三角区域经济的一体化进程,为粤港澳区域合作树立了典范。15年来,深港双方广泛深入开展经济、城市、社会、文化等方面合作,不断创新合作体制机制,创造了不少合作经验,结出了丰硕成果。特别是近年来,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的建立和发展,大力加强现代服务业合作,力图在制度创新方面走在前面,进一步推动深港合作的全面升级和纵深发展。深港合作的历史经验和最新探索,为新时期粤港澳合作提供了宝贵经验,为横琴、南沙等地区的发展提供借鉴,促进区域内经济社会分工协作,带动粤港澳经济的共同发展。

  (五)带动了全国的开放型经济发展。深港合作增强了深港两地对内地经济的辐射力,成为全国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强大引擎。香港通过深港合作积累了投资内地的经验,与内地的合作不断加强,经济关系日益密切,实现了互利双赢。截至2012年5月底,内地累计批准港资项目34.1万个,比1996年底增加了17.8万个;实际利用港资5537.7亿美元,比1996年底增加了4544.7亿美元。香港与内地贸易大幅增长,2011年内地与香港贸易额为2835.2亿美元,比1996年增长596.1%。香港也是内地最大的境外投资目的地,截至2010年底,内地在港直接投资企业4200多家,累计投资净额1990.6亿美元,占内地对外投资总额的62.8%。香港还是内地企业重要的融资平台,截至今年4月底,内地在香港上市企业695家,占香港上市公司46%,内地企业市值118745亿港元,占港交所上市公司总市值的59%。

  (六)提升了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15年来,深港双方的合作初步实现了错位发展、优势互补,有力保持和提升了深港的整体竞争力。特别是在高端服务业、科技创新等方面,深港双方深度合作,抱团发展,发挥了“1+1>2”的协同效应。深港服务业合作为香港打开内地市场提供了便利,扩大了香港服务业的影响力,巩固了香港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的地位;深港科技合作增强了两地对国际科技企业的吸引力,促进了国际创新资源的聚集,增强了深港区域创新在世界的影响,加快了深圳国家创新城市建设。目前,深港以3000平方公里土地和2000万人口,一头连接巨大的国际市场,一头背靠广阔的内陆腹地,两地的人均GDP、对外贸易等都已居亚洲前列,两个城市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构成事实上的“国家联合代表队”,代表国家参与广泛的国际竞争。最近两年,香港被有关机构评为世界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深圳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城市竞争力报告中也多年居全国前列。

  四、进一步深化深港合作的几点思考

  深港携手走过了一段不平凡的发展历程,两地融合发展的趋势已经不可阻挡。香港兴,则深圳兴;深圳强,则香港强。当前,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国内经济挑战巨大,深港共同面临区域间激烈竞争,深港合作必须面向未来、服务国家、放眼世界,努力在一些重大问题和关键领域取得新的突破。

  (一)明确两地合作发展的远景目标和战略定位。科学明确的目标定位对于凝聚共识,减少内耗、引导两地沿着同一方向迈进、加快深度融合具有重要意义。香港回归以前和回归初期,深港双方对合作蓝图都未有系统谋划。近年来,随着国际国内发展格局深刻调整和深港形势的不断变化,各界逐步深入探讨两地合作的宏观定位,提出了 “深港经济共同体”、“深港同城化”、“深港创新圈”、“深港都市圈”等概念。2007年,香港特首曾荫权明确提出“与深圳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共同建设世界级都会”,深圳《城市总体规划(2010- 2020)》也提出建设“与香港共同发展的世界级都市区”。两地合作目标日益清晰,认识渐趋一致,但是至今尚未形成理念清晰、内涵明确、具有较强号召力和操作性的战略定位。当前中国已跃居第二经济大国,建设若干国际化大都市已成战略需要和现实可能,深港各具独特优势,最具条件发展成为占据世界城市体系最顶端、发挥强大国际影响力辐射力的世界级都会区。因此,深港合作必须从国家发展战略高度,深入谋划和确定两地融合发展目标,尽快形成科学明确、互利双赢的战略定位,并争取纳入国家的有关规划,得到中央宏观政策的明确认可和有力支持。

  (二)加快推进前海合作区等战略性合作项目。深港合作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必须通过谋划并推进一批事关两地长远发展的战略项目来落实合作大计。一是大力加快前海的开发建设。推进各项基础设施建设,实施税收减免、落地奖励、金融创新、人才政策以及法律政策等各个方面优惠政策,努力营造适宜香港企业生存发展的体制机制和营商环境,促成更多香港的高端优质项目和企业总部落户前海。二是迅速推进河套地区开发。积极配合香港新特首开放开发边境禁区的意愿,尽快完成河套地区规划设计等前期工作,加快启动合作开发建设,打造边境融合创新先行区。三是努力建设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深圳要积极发挥境外人民币资金循环、回流重要渠道的作用,积极探索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四是推进跨境基础设施建设。尽快建设莲塘、大铲湾海港、沙鱼涌海港、南澳海港和龙华铁路等口岸,加快建设广深港高速铁路和港深机场轨道交通联络线,促进深港城市空间的紧密对接。

  (三)从国家层面整合两地资源增强国际竞争实力。一是整合两地金融资源,打造全球金融中心。深港金融整合资源、寻优合作对于增强区域国际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应鼓励深港金融机构互设、中介机构跨境运作、业务经营相互渗透,支持资金合法跨境流动,携手推进香港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共同应对国际金融竞争,强化对内地的服务能力。二是共同经营“深港都会”品牌,形成强大的区域吸引力。深港都是世界城市体系中的“明星”城市,具备较高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两地应该共同经营“深港都会”城市品牌,联合开展招商推广和形象宣传工作,向世界展示和推介深港的经济实力和城市魅力,整合形成对全球游客、人才、企业的强大引力,吸引更多人才落户、旅客到访以及跨国公司总部及其机构进驻深港两地,进一步提升深港的国际人才中心、旅游中心、总部中心的地位。三是合作开发高端人才资源,构筑国际化人才聚集地。香港是国际化人才资源的“富矿”,深圳则是国内创新创业精英的渊薮,两地人才资源蕴藏着巨大开发潜力。推进人才资源开发与合作,应以“深港创新圈”、“人才高交会”等为载体,加快建立深港人才交流互动平台,积极组团进行国际型人才交流活动,使深港成为国际人才的聚集地和全国高端人才的输出地。

  (四)深化经济合作推进经济一体化。经济一体化是深港深度融合的基础和核心。当前,深港经济初步形成紧密关联、互补互利的发展格局,但许多支柱产业和重要领域的融合发展还有待深化。物流业合作方面,深港双方要加强海港和空港合作,实现错位发展,功能互补,同时,联手实施亚太区域合作战略,共同拓展货源客源腹地,推动高端物流发展,合力构建连通全球、辐射全国的现代物流体系,携手打造全球性物流中心。商贸业合作方面,深港要加快贸易一体化,强化保险、代理、采购、结算等配套,大力完善现代贸易服务体系,同时,推动深港旅游强强合作,吸引更多国际游客通过香港进入深圳,建立深港会展联盟,整合利用两地现代化会展设施和丰富的会展资源,共同打造世界级商贸中心、会展旅游中心。高新技术产业合作方面,要充分整合香港的高校资源和深圳的企业资源,提高技术创新和成果转化的合作水平,加强战略性新兴产业合作,继续加大力度建设“深港创新圈”,努力建设亚太区重要的科技创新和技术转化中心。生产性服务业合作方面,香港要充分发挥专业服务业的强大优势,努力打破规则障碍,外溢带动深圳专业服务业提升发展水平,提升深港生产性服务业的规模、档次、能级和竞争力,努力建设国际化、知识型的生产性服务业中心。

  (五)扩大合作领域探索社会建设新模式。当前,深港之间跨境就学、就业、就医等活动日趋频繁,生活的同城化趋势日益凸显。教育合作方面,深港要争取在CEPA的框架下构建灵活的教育合作机制,试行在深开办港人独资教育机构,加快推进香港大学等名校到深圳合作办学,抓紧落实在河套地区发展高等教育的各项规划。医疗合作方面,积极推动两地医疗专业资格的互认,在深试办港人独资医院,允许港人在深执业办医,提升深港两地整体医疗服务水平。食品安全和环保等合作方面,共同建立相关的信用信息体系、监管体系,完善监测协调机制,对具体的法规、标准、规划以及执行运作存在的差异进行梳理,合力提升食品安全、环境保护的检测和监管水平。社会管理合作方面,深圳要重点学习香港的法治经验,推进法治城市建设,借鉴香港“小政府、大社会”的运作模式,大力发展社会组织,激活社会的自治功能,努力缩小深港社会管理的差距,共同把深港建设为中国最繁荣、最和谐、最稳定的地区。

  (六)完善两地合作机制畅通合作渠道。一是建立多层次制度化的沟通协调机制。在粤港合作框架下,成立深港合作常设协调管理机构,双方主要官员定期举行会晤,重点解决体制机制、发展原则和重大合作事项的衔接问题。二是设立深港政府直接交流渠道。深圳应就对港合作所涉及的城市规划、公共事务、口岸通关、服务业合作等问题向中央和省争取“一揽子”行政授权,允许深圳市政府与香港特区政府对具体合作事宜通过专门会议直接沟通、筹划并安排操作。三是探索建立利益协调机制。通过设立合作发展共同基金等方式,为两地共享公共服务设施,合作开展科研、培训、招商、宣传等活动提供资金;建立可行的利益分享和补偿机制,合理分配两地专业化分工收益,促进香港现代服务业产业链向深圳延伸。四是完善深港民间合作机制。畅通民间沟通渠道,鼓励企业、行业协会、学术团体广泛开展交流活动,积极发挥社会组织在两地合作中的积极作用,促进民间密切往来以及社会文化生活一体化。